富平陶艺村  -》国际陶艺旅游第一村
富乐国际陶艺博物馆群  -》汇集国际国内陶艺精品
乔山琉璃、艺博建材  -》仿古环保建材生产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鼎州窑 -> 新闻浏览  
新闻搜索:  
给耀州窑三位专家的一封公开信(上篇)
来源: 徐都锋    发布时间:2009-11-18 09:13   浏览:2893

给耀州窑三位专家的一封公开信

2008722日我县档案局樊志强先生来陶艺村闲聊,提到了陶艺村以东华朱乡银沟村多年来地表散落着大量古瓷碎片,而且还有陶瓷爱好者多年来在此收集并捡到好多瓷片,并有基本完整器物可能是唐代鼎州窑,听到此消息我们以职业从事陶瓷原料加工、陶瓷生产三十年的直觉,此地也许是个古代窑区。随后,我们会同樊先生及我们公司几位工作人员到现场进行了查看,走访群众得知在六七十年代大搞农田基建时期,有大量陶瓷品出现,在90年代开挖黄河引水渠道时,横穿窑区一公里之多,深度4米之多,还没出现原始地层,挖出了大量的陶瓷碎片及不完整陶瓷器皿,偶尔也有完整器皿出现。十多年来,一直有人在此收购。我们随即在四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查看,也在地表捡到了大量的碎瓷片标本,回到公司我们随即安排有关人员查看富平县志,网上搜索有关鼎州窑的相关信息资料后,又多次对古窑区扩大查看范围,更让人惊喜的是在该窑区还发现了新石器早期的加沙陶,仰韶时期的红彩陶,木灰釉硬陶,灰陶,低温三彩釉陶,我们惊喜的同时,感觉事关重大,随即电话告知县市文物部门,市县文物部门领导几次到现场查看,并以文字形式上报省文物主管部门,省文物部门第一次派文物专家来现场查看,第二次由省文物局主管部门领导带队率领陕西省考古专家禚振西先生、耀州窑博物馆馆长薛东星先生及有关专家、渭南市文物局领导、县文物局领导及有关工作人员亲临现场探察,并在陶艺村进行了座谈,陶艺村负责人汇报了发现情况和观点,并和专家进行了交流,各方都表述了观点和看法,最后由省文物局领导做出决定,鉴于陶艺村对于此古窑区的热情和积极态度,由于省文物部门年底经费有限,由陶艺村和省文物局各出资一半进行前期试掘,专家也表示支持愿意积极配合,随即陶艺村进行了积极的前期准备工作,保护现场。时过两个月,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专家禚振西先生、薛东星先生在没有进行认真调研现场的情况下,在铜川日报、中国文物网及杜文个人专栏发表大篇幅文章,全面否定发现古窑区并非鼎州窑。

下面原引铜川日报:

陕西富平发现瓷片地并非鼎州窑址

2008-10-28发表于《铜川日报》第3版  稿件作者:禚振西 薛东星

陕西富平新发现了一批陶瓷片标本,因有人断定为鼎州窑,在网上发表后,引起多家媒体的关注和转载,影响广泛,事关重大。我们观看了这批陶瓷片,并对采集现场进行了实地考察,认为它并非鼎州窑址,特著文阐明如下:

今年8月初,在富平县华朱乡乡政府附近,村民在取土时发现了一些碎陶瓷片,引起该地西南一公里的富平陶艺村陶艺家的注意。董事长徐都锋先生遂带人前往考察,并拣回大量陶瓷碎片。随后,徐董事长立即邀请了有关专家观看瓷片,因“他完全肯定这个窑场就是鼎州窑”(引《鼎州窑的发现》原文),据此,由著名陶艺家许以祺博士和徐都锋共同撰写了《鼎州窑的发现——富平陶艺村以东瓷片发现意义》一文,在网上发表了。

 因为鼎州窑是唐代青瓷名窑,目前还尚未确定其窑址,所以该文章在网上发表后,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和刊登。陕西日报更在头版刊登了《富平发现疑千年前鼎州窑》一文。文中进一步表示“有关专家从其胎胚薄、釉色正、刻花精致来推断,这个窑场可能超过耀州窑,疑似汉砖瓦的存在,有可能证明这个窑场早于著名的耀州窑”,“该窑年代疑似跨越汉、唐、宋、元等数代”,“初步断定这个窑场是鼎州窑”等等。

此时,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陕西省文物局文物处分别派出了两批专家组,先后来到富平,其中有三位是从事了耀州窑考古发掘和研究二、三十年的研究员,他们仔细观看了陶艺村采集的陶瓷片,又到出瓷片的现场和周边进行了考察,然后分别进行了座谈。所有专家先后在会上明确表态:这一批瓷片为我国南北多个窑场产品,其中绝大部分是陕西烧制,这些被认为是富平华朱鼎州窑产的唐、五代、宋、金、元瓷片,全都是耀州窑各时代的瓷片,就目前考察所见,华朱不是一处瓷窑址。既不是一个瓷窑遗址,也就不会是鼎州窑了。

会后不久,许、徐二位先生又撰写了《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一文,仍在网上发表。

许、徐二位先生,在现代陶瓷工艺的引进、交流、研究和创新上卓有贡献,我们都很钦佩。但对富平采集的此批陶瓷碎片的认识,我们认为依据不当。在此,我们想就发现的事实进行讨论,谈点不同的看法。

1、这批瓷片的采集之所以不是鼎州窑址,是因为目前还看不出它具有瓷窑址的基本特征。考察时我们在附近共见到4个残窑,有的窑壁确有双层现象,但从残窑结构和构筑材料不见耐火砖或耐火土来看,这些残窑都是烧造陶器的窑炉,并非烧造瓷器的窑炉。考察时,还在一个残窑外采集到几片灰陶残片,也正说明这一问题。而且在瓷片采集地周围方圆几公里内,见不到窑场的堆集物和文化层,没有见到任何瓷窑址的迹象,说明它并非是一处瓷窑址,当然也就谈不上是什么窑了。

2、这些瓷片的绝大部分是耀州窑产品,其中数量最多、质量最高的是耀州窑黄堡窑场五代和宋代的青瓷。这就是被错认为:“有关专家从其胎胚薄、釉色正、刻花精致来推断,这个窑场可能超过耀州窑”的依据。其实,这些精美的青瓷片,在胎、釉、造型、装饰特征方面和耀州窑100%的相同。如还不信,可以拿来比一比。我们认为,判断一件或一批瓷器是哪个窑的产品,根据的是它们的胎、釉、造型、装饰特征,而不是看它们出土在何处,也不是看它出土了多少数量,这才是鉴定和鉴别古瓷的唯一要素。这批瓷片中除五代和宋代的精致青瓷外,还有耀州窑黄堡窑场的唐代白瓷、花釉瓷、黑瓷;还有耀州窑黄堡、立地坡、上店、陈炉诸窑场在宋、金、元、明各代所烧的青瓷、姜黄釉青瓷、酱釉瓷、结晶釉兔毫、黑釉酱斑、黑釉瓷等等。其胎釉特征,与以上耀州窑诸窑场的产品,也完全相同。这一部分被认做富平华朱鼎州窑的瓷片,没有任何区别于耀州窑瓷器的其他特征,有什么理由说它们不是耀州窑的产品呢?真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耀州窑专家为什么对这样一批耀州瓷却认做其他窑的产品?

3、在这些瓷片中,我们还看到了唐代定窑白瓷、宋代河南登封曲河窑白瓷、金代钧窑窑变釉瓷、元代景德镇窑青白瓷等等。这些瓷片和一批质量较差的耀瓷片的存在,均说明采集瓷片中有一些应是古代当地人的生活用瓷和废弃物堆积。

据上分析,我们认为富平华朱新发现瓷片地并非是鼎州窑址,但认为此次发现十分重要。通过实地考察,我们认为此处应该是富平县的老县城遗址,而且保存的相当完好。从《富平县志•地理志》:“唐开元间徙富平于义亭城”的记载看,该城址创建于唐代,从文化堆集中只见明代以前瓷片,不见清代瓷片,只见清以后的少数零星瓷片在城址堆积层之上,表明城址应废于明代,有可能是毁于成化或嘉靖的大地震时期。对于这个从唐至明创废且保存较好的古县城城址,我们建议应该好好保护起来,有条件时应做全面勘查和试掘或发掘工作。

另外,我们还认为五代宋金耀州窑瓷片在此处的大量发现,为我们研究耀瓷产品向省外销售的路线问题,提供了新的线索和依据。为此,我们又要感谢徐、许二位先生的追索和辛劳。

(作者系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铜川耀州窑博物馆名誉馆长、研究员,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铜川耀州窑博物馆馆长、研究员) 

看到此文后,我们也对此公开发表了“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之一、之二”,引原文:

 

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I)

来源: 富陶产业集团网络部  发布时间:2008-11-12 09:32  浏览:1751

许以祺博士, 徐都锋 2008.9.3. 富平

 当我们在博客上发表了《鼎州窑》这篇文章,即刻引起了一些争议, 好在我们不是考古专家,那也不是学术论文, 我们只是对发现很兴奋,很激动,所以我们说成是久寻不遇的《鼎州窑》,似乎过与急促,还须更多发掘工作来证明. 这也是后来专家们的意见. 这是我们要虚心接受的。

一个多月来, 在富平, 我们免不了继续关注在富平陶艺村附近发现的这些古代瓷片. 我们继续拣回来许多瓷片, 也请了两批专家来考察并提意见. 结论仍然是需要进一步的发掘工作,文物局也希望做此工作,但他们经费有限,也就提出希望富平陶艺村能协助.我想富平陶艺村是义不容辞的.

到底是不是《鼎州窑》我个人认为并不重要, 对富平陶艺村而言,一个搞国际现代陶艺的地方, 能有一个古窑址在旁边是一件好事, 并不一定要《鼎州窑》,明清都可以,都很好了.《鼎州窑》的神秘就在陆羽说得如此明确而却一无觅处. 所以到底是不是《鼎州窑》实在不重要.但由于大片地域瓷片带来的惊喜又不经意地把它联系到《鼎州窑》, 倒是使我们在做进一步工作时,多了一些考虑, 多了一些注意, 多了一些思索. 譬如我们会去查史料, 我们特别关注窑场的存在, 多找唐代的瓷片, 多关注青瓷的质量等等. 这篇短文里我们就以新瓷片在这些方面的意义加以探讨.

也就是这个原因,我们可以反问一声:这个窑场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

 

到底是不是《鼎州窑》我个人认为并不重要, 对富平陶艺村而言,一个搞国际现代陶艺的地方, 能有一个古窑址在旁边是一件好事, 并不一定要《鼎州窑》,明清都可以,都很好了.《鼎州窑》的神秘就在陆羽说得如此明确而却一无觅处. 所以到底是不是《鼎州窑》实在不重要.但由于大片地域瓷片带来的惊喜又不经意地把它联系到《鼎州窑》, 倒是使我们在做进一步工作时,多了一些考虑, 多了一些注意, 多了一些思索. 譬如我们会去查史料, 我们特别关注窑场的存在, 多找唐代的瓷片, 多关注青瓷的质量等等. 这篇短文里我们就以新瓷片在这些方面的意义加以探讨.

也就是这个原因,我们可以反问一声:这个窑场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

 (壹) 史料方面:

我们又查了大量文献, 主要是想明确或多知道两件事:一, 《鼎州窑》究竟在唐代何时何地? 二, 鼎州与富平的关系. 最早的史料是资治通鉴卷185, 唐记一

“….葵亥,制传位于太子,太子固辞,不许,太宗即皇位于东宫显德殿(617年),赦天下,关内及蒲,奈,虞,泰,陕,鼎六州,免二年租调,自余给复一年”。

从这里我们知道早在唐初太宗即位(公元617年),鼎州已存在。我们又从同样资料里看到:

“唐高祖武德初年(公元618年),设置富平道,不久改富平道为玄武军。公元643年(唐太宗贞观十七年),废土门县,唐高宗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在土门县故址建美原县,与富平分治四百多年。玄宗开元年间(公元711-734年),徒富平县治于义亭城(今华朱乡旧县一带),属京兆府。哀帝天佑二年(公元905年),划出美原县,设置鼎州”。

这里指的华朱乡旧县就是现在在富平发现瓷片的所在地. 另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在此以前二百年,鼎州作为地名已出现过:

“鼎州建制,前后有两次。第一次在武后天授二年(公元691年)置鼎州,领云阳,泾阳、醴泉、三原四县。十年后,即大定元年(701年)即废。第二次是在天祐二年(905年)在美原置鼎州.”

从这些史料里,我们知道鼎州早在唐代以前已存在.至少到唐代中期以前鼎州已包括富平. 又从富平县志稿卷一 山川考里我们看到:

“荆山在县西南十里, 怀德故城南, 禹贡导研及岐至于荆山…..荆山今名掘陵原史记封禅书黄帝铸鼎于荆山下, 帝王世纪禹铸鼎于荆山下皆指此.”

“黄帝铸鼎处

 夏禹王铸鼎处

 中山汉武帝祭鼎处…..”

早有黄帝在富平铸鼎,大禹在富平铸鼎, 中山汉武帝在富平祭祀鼎之说. 所以富平是与《鼎》有缘的. 在我们的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提到《鼎州窑》如存在应该是在唐朝中期以前,早到公元617年唐太宗即位时鼎州就是当时关内六州之一. 也需要如此早期生产的青瓷才能够好到被陆羽在唐代中期的《茶经》里赞誉.

 

为什么不可以是《鼎州窑》(II)

来源: 富陶产业集团网络部  发布时间:2008-11-12 09:33  浏览:1985

许以祺博士, 徐都锋   2008.9.3. 富平

(续前)

(贰)把发现的瓷片地区认为是所谓的“生活遗迹”与“市场集散地”的说法不论如何,如此大范围的瓷片, 跨越许多朝代, 品类繁多, 质量参差不齐, 包括窑址, 窑壁以及制作工具, 所有瓷片无磕碰等等现象,不像只是瓷品集散地或生活遗址而已. 而是一个大规模的窑场. 下面我们根据瓷片器物加以讨论:

(一) 直接与窑有关的:

首先我们找到好几个类似窑址的所在,局部有窑壁, 我们也找到许多窑壁的碎块,有的甚至有两层窑壁.由窑壁也可以看到高温窑烧的现象, 此外许多土层都有焦烧迹象.甚至有柴灰层,不得不使我们怀疑此窑场在史前就有.这需要向深部挖掘才有希望得到答案, 我们知道这一带在唐代烧低温窑是很普遍的事,许多附近的唐陵用砖都在富平烧. 此外, 我们也找到石钵, 磨制釉料的.这些窑场是不能由“生活遗迹”与“市场集散地”来说明的.

 

(二)跨越许多朝代:

目前的瓷片从秦汉到金元都有,唐代也不少.很难用“生活遗迹”与“市场集散地”的说法来解释时间段.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也可为此作旁证,那就是我们发现的这个窑场, 不见任何清代瓷片? 在历史里以后也再不见提及《鼎州窑》, 为何就此消失了? 如果是“生活遗迹”与“市场集散地” 为何就没了? 如此大范围窑场的消失不外天灾人祸, 据《明史》记载:明初的大地震(1556年华县大地震)就在这一带地方, 死了80万人以上, 只富平就有三万人。 

“(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壬寅,山西、陕西、河南同时地震,声如雷。 渭南、华州、朝邑、三原、蒲州等处尤甚。或地裂泉涌,中有鱼物,或城郭房屋,陷入地中,或平地突成山阜,或一日数震,或累日震不止。河、渭大泛,华岳、 终南山鸣,河清数日。官吏、军民压死八十三万有奇。” 

又嘉靖《耀州志》记载:

“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夜,关中地大震,河水涨,井泉水溢。人死者耀州三干余人,同官二干五百余人,富平三万余人;三处坏公私庐舍以数万计。始将军山比宝鉴山高,是后二山等高,他处陵谷变迁,人死者益多”。

一个窑场就此毁掉不是不可能, 也可能因此不敢重建, 而移去陈炉发展. 另有史料证明这一带外人入侵极多,唐与突厥的大战就在高陵泾阳一带, 窑场毁于战乱也是可能的。

(三) 瓷片品类繁多, 质量参差不齐

所有发现的瓷片虽以青瓷为多也有各种装饰, 但其他种类也多,有很精致的,但也有一半左右都是次品甚至是半烧成的,这些次品的粘沾现象也普遍, 用“市场集散地”的说法来解释是有困难的. 所有的瓷片尤其是碗口, 几乎没有一件有磕碰现象, 这也是很难用“生活遗迹”可以解释的。

(四)精致的青瓷令人惊叹

虽然到目前我们尚未找到一件完整的精品,却见到无数精致的瓷片,不论就釉色,造型,工艺,烧制等都属顶尖产品.这些精致产品决不是一般生活用品,也不是一般市集流通产品。

(五)白瓷精品的发现

在发现的瓷片中不时能见到小片极薄白瓷片,光洁透明,是我们怀疑是用富平特产的一种稀有白瓷土制成。此种白瓷土至今仍存在,本地人又叫观音土. 用来刷墙,白而耐用,女孩用来装饰鞋边,以示美观.我们将此瓷土烧制成杯,涂以青釉,洁亮透明,不排除当年可以在富平烧出精品白瓷。

结论:我们虽然不是考古专业人士,却是在陶瓷制作,创作方面有些时日.看瓷片都是从生产制作方面去理解推敲生成环境.本来考古学家也是拿这些资料来做研究的.所以陶工的意见也是重要的.而在这个应该有《鼎州窑》的地方,到现在一直没有发现,而如今又如此大窑场的瓷片群出现时值得兴奋鼓舞的,为《鼎州窑》的出现而努力是值得的.

 

对富平提出鼎州窑新发现的不同看法

作者:杜文 | 标签:  | 评论35 | 阅读711 | 2008-8-8

杜文的观点:

1、富平提出陶艺村发现的“鼎州窑”,只看到生活遗迹的堆积层中出土瓷片,里面还混有明确的金元钧窑片子。看不到唐代烧瓷的遗迹,红烧土,窑具、烧瓷废品都都看不到,这才是古窑址发现的必须条件。另外这批富平瓷片里是否还混有其他窑口瓷片不得而知 ,如果有,更说明是生活遗迹而非窑址了。

 2、鼎州建置,在陆羽生活的年代,鼎州根本就不在富平,而在泾阳、三原一带,和耀州毗邻,学界也倾向于这么一处名窑不可能没有线索,另外不可能没传世品。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鼎州建制,前后有两次。第一次在武后天授二年(691年)置鼎州,领云阳,泾阳、醴泉、三原四县。十年后,即大定元年(701年)即废。按陆羽《茶经》成书在肃宗上元初年(760-761年),书内写出的鼎州窑当是可信的。第二次是在天佑二年(905年)在美原置鼎州,这是陆羽去世以后的事。因此不能说“在陆羽生活的年代根本就没有鼎州”。在他出生前曾经建制的鼎州及其烧造的青瓷有可能作为历史的遗迹遗物进入这位致力于茶具研究者的视野。那么,鼎州窑在哪里呢?现在无论从文献、考古调查和口头材料都无法作出明确的回答。不过,在唐代初年和鼎州所辖的泾阳、三原地区比较靠近,且有唐代窑址发现的只有一个黄堡,因此认为,鼎州窑即在黄堡附近,这个推论是可以成立的。学界最后比较倾向的观点,不能说唐黄堡窑就是鼎州窑,但黄堡窑应该视为唐代鼎州窑的一部分。富平的发现一些瓷片就提出鼎州窑发现之说,确实证据不足。

3、除了文献的漏洞,没有烧瓷遗迹和烧瓷废品是最大的漏洞。按照这样的推理,城市生活遗址里到处都是窑址了。

鼎州窑在富平发现观点的提出, 就靠现在公布的几张生活遗迹和瓷片图,目前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在文献和实物、遗迹上都没有确凿证据,该观点提出确实太仓促。

北京的许以琪先生是我很尊敬的老师,在现代陶艺的推广上功绩卓著。但是这次富平新发现瓷片遗迹提出的鼎州窑之说,目前在文献、烧瓷遗迹、遗物上都有待完善。另外补充下,富平确实应该是有古瓷窑的,但是我们的观点是应纳入宋代以后耀州窑系的范畴,如果真的鼎州窑在富平,那么富平当地肯定有大量的非耀州窑瓷器存世,可我们查找过富平文物部门馆藏和历年出土资料,出的瓷器很多是耀州窑的。

关于铜川日报“富平发现陶瓷片地并非鼎州窑址”一说法的探讨

来源: 富陶集团网络部  发布时间:2008-11-11 11:53  浏览:2019

 1、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铜川耀州窑博物馆名誉馆长、研究员禚振西先生,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耀州窑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薛东星先生及西安碑林博物馆馆员兼陕西文化艺术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委员,陕西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研究会鉴定委员杜文先生均为我国陶瓷界非常有成就的专家学者,为我国古陶瓷研究做出贡献的专家,在古陶瓷的研究和探索方面也最具权威性,但在这次富平发现疑古窑址“鼎州窑”一事没有进行认真、深入调研和对现场仔细探查的情况下,下此断言“为城市遗址、生活废瓷”,我作为一个从事陶瓷生产三十年的老窑工认为下此断语有点过于草率。以我从事陶瓷生产的窑工的直觉,富平这次发现的古窑场,决非“城市遗址或生活废瓷”。

2、我们希望专家学者应站在历史的高度,以科学严谨的态度对这一窑址作出评判,不应站在某些窑区窑址的角度,对历史现实断论为时过早。我们应尊重历史、尊重现实,认真研究、探索、发现、总结。还历史的本来面目。

                      富平陶艺村徐都锋

杜文:富平鼎州窑新发现的不同看法(2)

作者:杜文 | 标签:  | 评论6 | 阅读45 | 2008-12-13

上篇文章富平方面的留言已经偏离了研究态度。我也完全没有必要继续探讨,因此删除了原来的博文。我只问问,陕西除了耀州窑,自称全国窑址都去过的富平同志去过几个本省内的瓷窑,陕西省内的古瓷窑我大概调查和实地考察20处,您又去过几处?我的博客就是我自己的研究园地,您和耀州窑博物馆和考古所有不同意见自己电话直接联系就行,也没必要在这里来转达。

再次表明我的观点:不能排除将来富平华朱乡古城址和富平县境内有瓷窑和烧瓷历史,但目前公布的鼎州窑烧瓷地点和遗留物证据尚不足,显示这里是瓷窑和唐代鼎州窑的证据不充分。请注意,我这里还没有否定富平提出的鼎州窑之说,我只是提出目前的证据不充分,请看准论点再作留言。

现在媒体那么发达,既然富平早早联系媒体说发现鼎州窑,水平还高于耀州窑,那现在为什么不请媒体去参访省文物局和省考古所调查结果。我已存储了原来的博文和全部留言,现在就等省文物权威部门发布调查结果。等有权威认定后,再来整理那些留言和我的研究观点。

富平老窑工(2008-11-26)

杜文老师(专家),我们主要是想让您转告您的母亲禚振西先生、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耀州窑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薛东星先生,因为您从来没来过富平“鼎州窑”的遗址现场,谈是不是窑址、什么窑址、陶窑还是瓷窑。这些都是空谈,而且还下结论“古县城遗址,生活废瓷”,我们感到不解,而且这个窑址您也确认不了。禚老师,中国古陶瓷学会副秘书长耀州窑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薛东星先生也是来现场不到一个小时的考察时间,就在铜川日报上登载文章下定语,这个古窑址是“古县城遗址”,还说什么这里出的五代、宋金瓷片大都是耀州窑的产品。而且这些精美的瓷片在胎、釉、造型和装饰方面和耀州窑的百分之百的相同。请问,耀州窑有真正的白瓷吗?不信拿来比一比,我们也烧了近三十年的陶瓷了,我们也了解一点陶和瓷的基本知识,也了解什么是陶窑什么是瓷窑。当然,我们不太懂考古,我们还要好好的向三位专家学习请教。

杜文(2008-11-26)

省文物主管部门和考古研究院既然已组织几次专家去看过,不可谓对待不慎重。您处可以把几批专家的意见都公布一下,另外这是笔者个人文博业务交流的博客(专栏),不是公共留言板,如果富平陶艺村同志真心做研究探讨,请不要采用匿名方式。如果再有与研究无关的匿名留言我会直接删除该篇博文,并编写此博文去媒体刊布。如果看不到新的相关材料,这也是此博文的最后一次留言,特说明。

杜文(2008-12-27)

以上留言的师友,既然富平不能客观研究和留言,和他们真没有什么可研究探讨的。和连钧窑、青白瓷都不认识的陶艺者没什么好说的。富平不是要广邀专家考察吗,请越早越好,试看陶艺村和这位徐都峰董事长(富平人、富平老陶工)如何收场。许以琪老师已经在撰文中提到公布鼎州窑在富平华朱乡重大发现比较冒然了,这就是客观态度,等看他们这次所谓“鼎州窑大发现”事件如何收场。

杜文(2008-12-27)

“方法不同,训练不同,讨论是无益的。” ——胡适这句话用来形容最近几月来的鼎州窑争论很合适。既然富平没有接受研究论证的客观态度,又反复留言纠缠,试看在他们邀请全国专家到场后,此事最后如何收场。此博文再不作新的留言。谢谢师友们持续关注。

富平老窑工(2008-12-27)

我们也给“三位专家”推荐胡适先生的一句名言“有八分的把握,讲七分的话”,三位专家断定鼎州窑和鼎州窑所出瓷片、器物百分之百是耀州窑所产,三位专家真是古今天下第一“权威专家”。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权威专家。

富平古窑址的发现将对揭开中国陶瓷史上的三大谜团有积极作用

来源: 富陶集团董事长徐都锋撰    发布时间:2009-06-27 08:55   浏览:3283

一、鼎州窑之谜

二、“柴窑”之谜

三、“秘色瓷”之谜

多少年来我国的陶瓷工作者、爱好者、考古研究专家对于中国陶瓷史的发展进行了艰辛的研究、探索和考证,发表了无数的研究报告、学术论文和各自不同的见解,使历史上的各大名窑都有了基本的破解,并展现给了世人,使中华民族的文明史通过陶瓷这一特殊载体向世人诉说了五千年的辉煌和艰辛。遗憾的是由于鼎州窑的谜团至今还没能彻底解开和缺失,使得中国陶瓷史无法完整的展现,以及我们的体制原因使我们的陶瓷考古者和陶瓷工作者及陶瓷爱好者不能顺畅交流,形成了在学术和工艺上各持己见,使理论和实践不能很好的结合,因此得出的结论与历史事实出现了不少差错,有的甚至离奇可笑,但不管怎样这些都对以后鼎州窑的探索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和借鉴作用,今天有幸千年鼎州窑在富平这块土地上再见天日,不能说不是中国陶瓷史上一大喜事,也可能是震惊世界陶瓷界的一件大事,也是对中国陶瓷史的完善和理顺将是非常重要的一件大事。

一、通过对富平历史区划查阅和对富平古窑址的探察,我们认为鼎州窑就在富平。

二、通过查阅众多陶瓷考古者、工作者、爱好者对“柴窑”的研究报告和发表的各自见解,我们通过历史文献和标本对比认为“柴窑”就在富平,也就是在鼎州窑区,而且“柴窑”器物不是单一天青色,而是青白色(复色),我们有大量标本为证。

三、历史记载“秘色”瓷之说,我们认为是记载有误,确切讲应该是“糜色”而不是秘色。如果这一问题得到证实,我们认为青色瓷就应是鼎州窑率先烧制成功,这样中国青瓷就应该是由北方传入南方,也就是说在唐代应该是北白北青,为了使这一说法得到确认我们应该对原始“青瓷”进行进一步考证,我们认为原始青瓷确切定位应称“高温木灰釉陶”而不是瓷,属自然落灰经高温融化形成(1200°以上),中国陶瓷历史进程应是从原始加沙粗陶---细红彩陶、灰陶---高温木灰釉陶、金属釉陶---粗瓷---细瓷(白瓷、青瓷、黑瓷等)--- 彩瓷。

以上问题我们愿向各位专家、学者、陶瓷工作者、爱好者请教学习和交流,热情欢迎各位专家、学者、陶瓷工作者、爱好者亲临富平陶艺村进行研讨、交流和批评指正,也希望各位带实物标本对比考证。

柴窑地理位置:秦至北朝富平属北地郡辖区

柴窑基本特征及特点:

柴窑-薄如纸0.8毫米

柴窑-薄如纸0.9毫米

柴窑-薄如纸0.9毫米

柴窑-明如镜

柴窑-明如镜、青如天

柴窑明如镜薄如纸

柴窑-明如镜薄如纸足多粗黄土

柴窑-雨过天晴云破处

柴窑-雨过天晴云破处

柴窑-雨过天晴云破处

柴窑-足多粗黄土

柴窑-足多粗黄土

足多粗黄土、明如镜、薄如纸


糜色瓷(青瓷)系列



北方生植物--糜子(图)







糜色瓷

青色瓷(糜色瓷)

青色瓷(糜色瓷)

青色瓷(糜色瓷)

青色瓷(糜色瓷)

青色瓷(糜色瓷)

关于“糜子”更多信息


“原始青瓷”与富平陶艺村柴烧“高温木灰釉”对比

高温木灰釉特点:
    在烧制过程中自然落灰在陶器表面上,经高温融化形成,应称:高温木灰釉陶。


 

                                —— 徐都锋

                                2009年11月18日

 

温馨提示:
自 驾 车:
乘车:
咨询电话:
(线路指导)
西安上绕城高速,走西禹高速,沿阎良方向走,到富平出口下高速(沿途40分钟)
西安城北客运站,买直达富平的高速车票,到富平车站下车后,坐出租到陶艺村
4006005369
 
   上一篇: 证据是权威还是专家是权威
   下一篇: 给耀州窑三位专家的一封公开信(下篇)
 
       陕西富平陶艺村是集休闲、旅游、餐饮、住宿、玩陶、赏陶为一体的旅游度假村,近年我们在旅游上做了很大的努力,受到了广大游客的一致好评。富平陶艺村欢迎您的光临!
线路介绍:
 1.西安 - 富平 ;上绕城高速,沿西禹高速...
更多信息>>   
热点信息
 玩泥制陶 [14517 次]
 客房别墅 [13851 次]
 休闲广场 [12491 次]
 富平陶艺的三大特质 [12360 次]
 鲜果采摘 [12283 次]
 比利时陶艺家创作进入高... [11634 次]
视频欣赏
 千年鼎州窑
 舞动陕西-富平陶艺村特别报道
 凤凰卫视《商旅冲动》
 陶艺产业 助农增收 CCTV-7
 多家国际陶艺博物馆落户陕西 CCTV-4
 法国女陶艺家伊莎贝拉在富平创作
首页 | 集团介绍 | 国际交流动态 | 陶艺时评 | 国际陶艺博物馆群 | 主编论坛 | 陶艺家 | 富陶美景在线招聘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地址: 陕西富平乔山路1号 电话: 0913-8218869 传真: 0913-8211066 邮编: 711700 邮件: futo@futogp.com
Copyright © 2005-2013 版权所有 富陶产业集团 维护: 富陶产业集团网络部
声明:本站部分资讯信息摘自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来信说明,立即删除
陕ICP备05003275号 您是第 8936 位访客